广告刊登【Telegram】账号: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娇妻是二奶]

[我的娇妻是二奶]

更新时间: 2020-06-27 17:21:21


(一)新婚 

清晨的陽光把窗簾映得更加紅艷了。昨晚的宿醉讓我有些頭疼,揉了揉太陽 穴,感嘆一聲:辜負了我的洞房花燭啊。轉過頭,看到旁邊含嫣睡夢中嬌美的臉 龐,心中一陣溫馨。 昨天是我們新婚的日子,在我的老家辦的婚禮,由著父母親戚們各種禮儀的 一通折騰之後,我終于名正言順的把含嫣娶到手了。但是晚上卻被一幫同學給灌 多了,結果新婚之夜衹能睡的像死豬一樣,想來她也不會開心的吧。 我伸過手去,從她已經撩到腰部的睡裙底下探進去,愛撫著她柔軟的腰肢, 然後向上,握住一衹酥乳,柔軟,滑膩,而且堅挺,令我愛不釋手。 不多時,乳頭便被我的掌心刺激的亭亭玉立了。含嫣也醒了,小臉羞得通紅, 嘴裏呻吟著:」老公,妳好壞!「 我心中一蕩,哪裏還忍得住,一翻身把她壓在身下,硬梆梆的雞巴隔著兩人 的內褲,頂著她的秘密花園,嘴裏說著:「小妖精,敢誘惑我,看我怎麽收拾妳。 「 嫣兒一邊推拒一邊說:「壞人,誰誘惑妳了,自己色還怪人家。啊,輕點, 咪咪都要被妳捏壞了。哦,壞人,色老公「 原來是我把她的睡裙完全撩起,用力的玩著她的一對玉兔,聽著她的嬌嗔, 我壞笑著說:「寶貝,我愛死妳的奶子了,怎麽捨得捏壞呢?我是捧在手裏怕掉 了了,含在嘴裏怕化了。「說完,真的一口叼住一衹乳頭,連乳暈都噙在嘴裏, 輕輕吸吮,舌頭抵住乳頭,不停的打圈,還時不時的用牙齒輕咬一陣。 嫣兒的呻吟更加嬌媚起來,我把她的臀部大力愛撫,內褲也被逐漸褪下。 指尖從她的陰部劃過,那裏已經是汪洋一片了。我一起興起,伸進了兩根手 指。小穴馬上把它們包裹起來,層層疊疊的褶皺讓我更加興奮,不停的抽插起來。 「老公,不要,哦,哦。壞老公,快給我吧。「 「寶貝,想要嗎?還不說點好聽的?」 「哦,嫣兒要。好老公,親漢子,快給嫣兒吧,哦,嫣兒受不了了「 「寶貝,想要什麽?說出來啊。「 「要妳的棒棒,要妳的大雞巴,快點插進來,插進我的小穴裏,把我的屄填 滿. 「 聽到長相如此清純的嫣兒說出這樣騷媚的話語,刺激的我無以復加。「小騷 貨,小浪屄「邊說著,我把肉棒釋放出來,然後一挺身,進入了嫣兒美妙的肉穴。 「哦,好大「嫣兒一聲嬌呼,眼睛裏帶著無限的嫵媚。她的陰道裏如此的溫 暖濕潤,讓我迅速的迷失在這舒爽的感覺裏. 循著人類的本能,我開始聳動著腰 部,讓肉棒不停地進進出出,做著最原始的活塞運動。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嫣兒的呻吟聲逐漸大了起來,在我耳邊響起,如同天籟,刺激的雞巴更加硬 挺,動作也逐漸大了起來。我的雞巴沒有很多小說裏寫的那麽誇張,衹有十叁厘 米左右,但是粗度很好,而且很硬。此刻在她的蜜穴裏抽插著,幹得她的淫水分 泌更加旺盛,每次進出都會帶得水花四濺,片刻之後就潤濕了她的肛門,床單上 也星星點點. 幹了一會兒,我在她耳邊輕聲說道:「親親寶貝,翻過來。「 雖然有點害羞,但是她還是順從的翻了身趴好,我伏身上去,肉棒從她的背 後扦了去。兩人同時「哦「的一聲,然後我繼續我的征伐大業. 「哦,老公,妳好棒。「她察覺到我的辛苦,回頭吻我,嫩滑的舌頭讓我爽 透了,忍不住和她吻得難捨難分。 光滑的女體柔若無骨,屁股圓翹,與我的髖部緊密結合,趴在上面非常舒服, 尤其是動作的時候,其樂無窮. 弄了一陣,我有些疲乏了,嫣兒體貼的說:「老公,妳躺下吧,我來伺候妳。 「 我一聽立刻高興的「下馬「,乖乖的躺好。她坐起來,跨坐在我的身上,將 我的小弟弟用肉穴吞沒. 她把長發甩到一邊,然後開始扭動纖細的腰肢,胸前C罩杯的酥乳一下下的 抖動,無比淫靡。 「我不是處女,妳介意嗎?」此刻突然我想起了當時求愛的時候嫣兒的那句 話。其實聽到之後,我還是有些失落的,大多數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由自己來 開苞。但是其實我也有心理準備的,像嫣兒這麽漂亮的姑娘怎麽可能沒有人追, 現代社會的婚前性行為也算正常,何況我自己也和前女友有過性交,沒資格要求 別人。所以我頓了一下,才說:」我不介意,無論什麽樣的妳我都接受,我都會 愛。「然後她笑著投入了我的懷抱。 然而這一刻,我心裏再也沒有任何的芥蒂。如果嫣兒是處女,我當然可以享 受開苞的樂趣,但是卻無法體會輕熟女的妖嬈魅惑。成熟的性愛所帶給我的快樂, 更加的舒服。 我伸出手,一手抓住一衹玉兔,把它們搓扁揉圓,令其變換著形狀。 「老公,哦,妳好厲害,雞巴好硬。「她顯然也迷失在這激烈的性愛裏了, 此刻的她已經改為跪坐,小腰不要命的前後運動著,帶著我的雞巴也一動一動的。 「她以前的男人一定也享受過她這麽妖媚的服務吧。「想到這裏,我的心裏 一陣酸疼,卻又更加的興奮,龜頭仿佛都粗了一圈。 「哦,哦,老公,我要高潮了,哦,雞巴又粗了,頂破人家的花心了,哦, 哦,老公好棒「 我也性奮的配合動作著,腰部一挺一挺的向上頂去,仿佛要把她的子宮刺穿。 幾十下之後,嫣兒大聲呻吟著,嬌軀開始抖動,一股陰精熱熱的流出,小穴 也變得更緊,把我的肉棒弄得更加舒服。高潮過後,她無力的伏在我的身上,身 子都軟了。 我停了一會兒,把她的美臀輕輕抬起一點,並且扒開她的陰部,然後在下面 開始衝刺。這種大力的肏幹十分的有力度,讓她再度呻吟起來。隨著速度的加快, 我也達到了臨界點. 「哦,寶貝,妳好棒,老公好愛妳,老公也快射了。「 「哦,哦,射吧,射進老婆的屄裏,快點射進來,啊,啊「 我的精液最終噴涌而出,射的美人身子不停的顫抖,花心一熱,再度達到了 高潮。 嫣兒已經軟的像灘泥,嘴裏喃喃的說:「老公,妳好厲害,讓人家到了兩次, 小穴都快被妳弄壞了。「 我在她臉蛋上重重的吻了一口,說:「誰讓我老婆這麽誘人吶,老公喜歡才 會這麽賣力嘛。」 兩個人說著情話,老婆漸漸從我身上下來,在我懷裏找了個舒服的姿勢,慢 慢睡去。 看著她沉睡的樣子,我從生理到心理都無限滿足,不禁回憶起我們初見的情 景。 

(二)初見

 那是一個七月流火的下午,我捧著一疊宣傳單頁,上面是我和阿凱新開的電 腦耗材店的資料。出生于附近一個小縣城的我,省大計算機專業畢業後在省城工 作了了叁年,積累了一些資金和人脈,于是辭掉了廣告公司的工作,與同學孫凱 一起創業開了一間小店。為了宣傳,我們印制了一些單頁,阿凱抹不開面子,所 有由我來派送。 這片區域是有名的商業區,附近也有很多寫字樓,所以商家眾多。我上午在 寫字樓裏挨家發送,效果不錯,甚至還接了幾臺組裝電腦的活兒。 下午其實也挺順利的,但是現在我卻有點猶豫。因為這家店是一間品牌內衣 店,看著櫥窗裏塑料模特身上的蕾絲內衣,我有一種想流鼻血的衝動。 但是最終我還是進去了,我不斷的告誡自己,我衹是來發資料的。店面不小, 有幾個顧客,都是女性,導購員陪著她們在做著推薦. 我到了收銀臺,然後為我 剛剛的決定雀躍不已。 因為我看到了兩個超贊的美女。一個是黑色直發,鵝蛋臉,如同凌波仙子, 另一個是黃色卷發,小圓臉,充滿時尚氣息。兩人的個子都在一米六五以上,皮 膚都很白,胸前的玉兔也都很可觀,再加上出塵的氣質,美的令我窒息。 令我很丟人的是,我真的看呆了,像衹呆頭鵝. 看我發愣的樣子,圓臉美女 笑了,說:「這位先生,請問妳需要幫助嗎?」我這才回過神來,臉一紅,結結 巴巴的說明了來意,遞過了單頁,上面釘著我的名片。直發美女笑著接過,沒說 什麽。圓臉美女探頭過來,說:「哇,妳會修電腦呢,還厲害啊。杜江是吧,這 樣,我這朋友的筆記本總是藍屏,妳幫忙給看看,完了告訴我們估計修好要多少 錢. 」 我趕忙說:「今天是開業酬賓,如果更換硬件的話,我們才收成本價,如果 是軟件問題,是免費的。」 圓臉美女拍著手說:「好啊好啊。「于是兩個美女一起帶我去二樓的辦公室。 上樓梯的過程中,因為兩人都穿著短裙,所以我看到了兩人的美腿,都是筆直而 修長,尤其是直發美女的,那麽白皙、幼嫩,差點讓我的小弟弟舉槍致敬。 到了辦公室,我檢查了一下情況,大概斷定是中毒了,需要重裝. 我跟她們 說我得把電腦帶回去重裝下係統. 圓臉美女說:「哦,那就是免費咯,大概要多 長時間能好?」我說:」下午六點之前就差不多了,到時候我給妳們帶過來。 「然後拿出隨身帶的一式兩聯的業務單,給她們登記,然後給一張單子她們,說 明到時候交還電腦的時候把單子還我。 圓臉美女在上面簽了名留了電話號碼,我看了看,原來她叫李惠。把電腦裝 好,直發美女起身道謝,畢竟是免費為她們服務的嘛。李惠卻笑著說:「嫣兒, 不用感謝他。杜江,看妳人不錯,不如這樣吧,如果妳今晚有空,我們給妳一個 機會,讓妳請我們倆吃飯,表達一下我倆的謝意。「被稱作嫣兒的美女笑著輕拍 了李惠一下,說:」哪有妳這樣的?」 我卻忙不迭的點頭應允,嘴裏說著「有空有空「,心裏美開了花:這種接近 頂級美女的機會,怎麽說都是福利啊。李惠笑著對嫣兒說:」妳看,他很願意的, 是吧,杜江?」我繼續我的應聲蟲角色:」嗯嗯,是啊,是啊,不光請吃飯,吃 完了我還打算請妳們唱K呢。能認識妳們兩位美女,我是榮幸之至啊。 「嫣兒的小臉紅了,說:」那好吧,妳請我們吃飯,我請妳唱歌吧。我叫柳 含嫣,很高興認識妳。「我說:」不用,不用,哪能叫妳們破費呢,今晚的消費 我全包了。對了,妳們幾點能離開?」 嫣兒說:「六點就能走了,我們衹是來查查帳,店裏有經理負責。「我說:」 那好,六點左右我來店裏找妳們。「 告辭出來,我提著電腦包一路飛奔回了店裏. 阿凱見我回來,問道:「發完 了?」我說:」沒呢,今天先不發了,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阿凱」哦「了一 聲,然後繼續去裝機了。我自己到二樓的辦公室兼庫房裏,把筆記本打開,開始 工作。 一個多小時後,係統裝好了,而且用專殺工具殺了隱藏的木馬. 看了看時間, 五點半的樣子,好奇心起,于是去瀏覽電腦的硬盤. 在F盤找到了一個叫「PHOTO「的文件夾,我點開一看,裏面的子文件 夾裏都是照片。我挨個點開看,有些是生活照,有些是寫真。點著點著,一個叫」 古裝寫真「的文件夾裏的照片差點讓我噴出鼻血,原來照片上柳含嫣穿著古代女 子的衣服,上身卻是一件紅色的肚兜,把傲人的乳房映襯的更加高聳。而且有幾 張居然是露背的,還有幾張是酥胸半裸的,甚至是露出下半球的。媽呀,這還讓 不讓人活了啊。 我急忙拿出一個移動硬盤,把整個文件夾都復制進去,以後慢慢欣賞. 在復 制的時間裏,我繼續點開下一個叫「私房照「的文件夾,這個文件夾裏的照片更 加引人犯罪了。裏面是柳含嫣和李惠的照片,看得出來是倆人在互拍,都是衹穿 著蕾絲內褲,在床上和浴室擺出各種誘人姿勢,有些是故意趴在床上,看不到乳 頭,卻被那片白膩引得衹咽口水。有的是用兩衹小手輕掩乳頭,可是乳暈卻清晰 可見。 這個也得復制!心動不如行動,我立馬開始私留大業. 接著下一個是叫「海 濱「的文件夾. 一張張點過去,是柳含嫣在叁亞的旅游照,比基尼完全凸顯了曼 妙的身材,真是世間尤物啊。但是有幾張卻令我有點傷心,因為照片上是兩個人, 一個寸頭青年男子摟著柳含嫣的小蠻腰,兩人姿勢很親密,看來是男女朋友。 不過看照片拍攝時間是叁年以前的,所以我安慰自己,說不定他們已經分手 了呢。咦,我怎麽會有這種情緒,難道我喜歡上她了? 正在糾結中,電話響了,原來是李惠催我趕緊過去,不然一會兒就該堵車了。 于是我收拾好東西,對孫凱說:「凱子,晚上我請倆超級美女吃飯,一起去 吧。「孫凱調侃道:」老杜妳就得了吧,就妳這審美,母豬都能被妳說成西施。 不過妳請客嘛,我怎麽也得捧場啊,等會啊。我收拾下。 「 我知道他指的是我前女友梁麗的事。梁麗不算什麽美女,長相有點普通,但 是乳房卻很美,所以我很迷戀。她是外校的,通過網絡認識的。室友們都哄揚著 讓我帶來給大家認識認識,我說:「妳們這幫色狼,看到我漂亮老婆別流口水啊。 「結果見面之後,他們回來都嘲笑我不會審美。我又不能直說妳們怎麽沒看 到那對豐乳呢。後來這事兒就成了他們經常調侃我的段子,且屢禁不止。 我和孫凱提著電腦,走到了李惠她們的店裏. 兩人已經在門口等著我們了, 看到我走過來,李惠說:「哎呀,真墨跡,這半天才來。電腦修好了麽?」我說: 「那必須的,修好了保證跟新的一樣。」柳含嫣說:「那謝謝了啊。」 一旁的孫凱早就目瞪口呆了。我給他們做了介紹,這小子手足無措的樣子, 把倆美女都逗笑了。我笑著說:「孫凱,妳丫真沒出息。蛋定,懂不?」李惠噗 哧一聲笑了,帶著玩味的眼神看著我,意思是貌似下午妳也好不到哪兒去。 我的老臉一紅,隱蔽的手勢做出哀求狀,逗得含嫣也掩口輕笑。 我說:「把電腦放好,我們去那邊打車吧,二位美女打算吃什麽?」含嫣說: 「到停車場去吧,我們有車。」 到了之後,一看是輛紅色的寶馬叁。上了車,我們決定去吃烤魚. 含嫣的技 術很好,雖然車速不快,但是卻很穩,一看就是老手了。 吃飯的時候我們互相了解了很多。知道了她們是本省陸城人,剛從省師大畢 業的,學的都是外語專業,現在合伙創業,開了叁家某品牌的內衣連鎖店。 通過旁敲側擊,知道了兩人都是目前單身,令我一陣暗喜。 飯罷,我們去了旁邊錢櫃唱歌,孫凱把他女友李婕也喊來,大家開了個中包, 玩得很嗨皮。含嫣和李惠唱歌都很好聽,李婕也不差,我和孫凱水平低點兒,但 是也能湊合聽,尤其是需要飆高音的歌曲,我倆的大嗓門都能勝任。 後來好像喝了不少啤酒,大家都有點多。去廁所的時候,我忘了敲門,關上 門轉身正看到含嫣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小內褲和在膝彎處,裙子撩的有點高,神 秘的叁角地帶芳草萋萋,甚至能隱約看到她的陰部。 看我有點發愣的樣子,含嫣清醒了過來,急忙把內褲提起。我也急忙背過身 去。她匆匆的洗了下手,快速的從我旁邊走了出去,我眼角的餘光告訴我,她的 耳朵根都紅了。 小插曲並沒有影響我們的狂歡,最終興盡而散。含嫣沒有再開車,找了個代 駕. 因為住的不遠,所以我跟著一起,把她送到樓下才離開,那是她自己的房子, 一個人住,我也不好意思主動要求上去坐坐啊。 此後我們的接觸多了起來,經常一起吃飯、游玩。我也開始明目張膽的追求 含嫣,送花、送玩偶什麽的,什麽爛俗來什麽。最終在八月底的我們在玉山公園 玩的時候,我找了個清靜的地方向她跪地求愛,求她做我的女友。于是有了那個 場景——含嫣看著我說:「我不是處女,妳介意嗎?」 雖然確定了關係,但是含嫣不肯讓我直接達陣。當然小甜頭還是有一些的, 比如拉個小手啊,親個小嘴啊,有時候還能愛撫一下那雙讓我魂牽夢繞的奶子。 雖然前女友的奶子也不小,當時形狀卻沒有含嫣的好。 十一的時候,我向她求婚。她猶豫了很久,才打電話給我說:「我們相識才 叁個月而已啊。妳不了解我,如果我們結婚了,未來妳可能會遭遇很多麻煩的。」 當時的我哪裏還在乎這些,對她說:「不管什麽麻煩,我都不在乎,衹要能 跟妳在一起,再多的苦對我來說都是幸福。」那邊的她沉默了一會兒,說:「好, 我答應妳,但是妳要記得今天的話,以後不要後悔才好。」沒想那多,我衹是連 聲應著:「沒問題,沒問題. 」 然後,當晚我軟磨硬泡的得到了和她滾床單的機會。在她那個叁室兩廳的家 裏,等我沐浴之後,含嫣已經在被窩裏等我了。她還是那麽嬌羞,不肯開著燈。 我衹好熄了燈,讓後摸索著上床。一個溫熱的女體被我抱著,她的嘴唇主動湊上 來,我含住她的唇瓣,興奮的一通吸吮。手也攀在了她赤裸的雙峰上,把那兩粒 小葡萄揉搓的堅硬起來。 她也興奮了,主動把丁香小舌伸進我的嘴裏,我們忘情的吻著。她的小手伸 到了我的下面,輕輕的擼著我的雞巴,把這肉棍弄得堅硬。我再也忍不住了,把 雞巴伸到了她的胯間,對她說:「寶貝,放進去。」她「嗯」了一聲,然後引導 著我的肉棒前行,龜頭鑽進了一個溫濕緊致的所在。 我忍不住在她耳邊說道:「哦,寶貝,妳是我的了,我終于肏到妳了。」 她輕打了我一下,說:「壞死了,說這種粗話。」我嘿嘿笑著,一邊運動起 來。 她的淫水很多,所以雖然陰道緊窄,但是抽插絕無阻隔。咕嘰咕嘰的聲音, 加上她低低的呻吟,組合成美妙的樂章,讓我興奮不已。 弄了一會兒,我起身把她雙足扛起,一邊繼續肏幹,一邊愛撫著這雙修長的 美腿和豐腴的臀部,那種順滑的感覺,真的太美好了。她也興奮起來,自己愛撫 著乳房,嘴裏說著:「老公,妳好棒。」 「老婆,爽不爽?」我的聲音已經因為興奮變得有些沙啞。 她衹是輕聲呻吟著不說話。 「小妖精,居然不理我,看我怎麽收拾妳。」早就不是處男的我,當然知道 這時候應該幹什麽。我的動作加快,開始了大力的抽插,每次都力求全根浸沒, 進出有聲。 「啊,啊,啊,老公妳好棒,老婆錯了,老婆很爽的,哦,哦,妳輕點吧, 屄屄都要幹壞了。」 聽著她的叫床聲我是又難過又興奮. 難過的是,她已經不是處女了,別人已 經在這塊地上開發過了,而且看來開發的較為充分,讓她連「屄屄」這種詞匯都 能說出來。興奮的是,嫣兒在性愛裏真的很騷,跟平時差別好大,人前是貴婦, 床上是蕩婦,這種極品的妞兒馬上就是我老婆了。 復雜的心理讓我的動作更加粗狂,甚至開始用手輕輕的在她的腰部和肥臀上 一下一下地擰著她的美肉,直到把她送上了一波高潮。 我停了一會兒,讓她跪趴著,我從背後開始繼續動作。想到別人也很可能以 這種狗交的姿勢占有過她,我更加興奮,忍不住在她的小屁股上拍打起來,配合 著雞巴的進出。 「啊,啊,老公,饒了嫣兒吧,不要再打人家了,哦,哦。」嫣兒的嬌聲求 饒讓我心裏的暴虐釋放的更加熾烈,我用力把住她的腰肢,加快了動作:「小騷 貨,以後妳是我一個人的,知道嗎?」「哦,哦,知道了,以後嫣兒衹給好老公 一個人肏,奶子也衹給妳一個人摸,啊,啊。」 所謂剛不能久,這樣的動作很快就讓我的精關大開,在她的大聲尖叫裏,和 她一起達到了高潮。 (待續)  

(三)半妻

   外面老爸老妈说话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唤醒。嫣儿也醒了,迷迷糊糊的问我:“几 点了?”我看了看手机,说:“八点半了,还早呢。”“哎呀,都怪你,一大早非要折 腾人家,害的我不能安时起床,还得给二老敬茶呢。你个坏人!”   嫣儿一通埋怨,也让我想起来,我们本地确实还保留着新媳妇第二天给公婆敬茶的 习俗。我老脸一红,只好说:“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待会我来跟爸妈解释。”   哪知道这句话一出口,腰上的软肉就被嫣儿狠狠捏住:“你个坏人,这种事要怎么 解释啊?”   我一想也是啊,这实话可不能实说啊。唉,先不管了,谁叫老婆这么迷人呢?先起 床再说。和嫣儿一起起身穿好衣服,然后带着她去卫生间洗漱。爸妈故意一本正经地装 作在沙发上津津有味的看电视,一边拿眼角余光扫着我俩忙碌的身影,恍然不觉电视上 放的是往日最讨厌的保健品广告。   洗漱完出来,嫣儿烧了水泡好茶,跪在地上给二老敬茶。二老开心的扶起她,每人 给了她一份红包,这是礼数,推脱不得,所以我示意嫣儿接了。   “吃早饭吧。”老妈懿旨一下,大家伙都围坐在餐桌前。早晨我家的惯例是馒头稀 饭咸菜,今天还特意加了豆浆油条。   一边吃,我一边心虚地解释晚起的理由,说是因为昨天喝多了,嫣儿则是因为照顾 我到很晚才睡,所以我俩都睡过头了。   坐惯政府机关号称见多识广的老爸一脸“你不用说了我很理解”的表情,身为退休 人民教师的老妈更是直言不讳:“都是一家人,说那么多干嘛啊,只要你们早点给我添 个孙子,几点起都成。”   一句话让脸皮薄的嫣儿直接成了鸵鸟,埋头装作跟那碗稀饭不断的亲密接触,可是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她那十口里面总共也没有三粒米进肚。   知道娇妻的尴尬,可是老佛爷金口一开,我也不敢顶嘴啊,也只好闷声喝豆浆。   早餐结束以后,我就带着嫣儿在小县城里转悠。这个县城也属于省城的区划,但是 离市区较远,所以相对显得有些破旧。不过也有些商场啊超市啊什么的,所以我俩逛起 来倒也怡然自得。尤其是我,强令嫣儿无论到哪儿都得挽着我的胳膊,一张嘴说话也必 须的先呼“老公”,以便能看着周围男人们羡慕嫉妒恨的眼光而洋洋得意沾沾自喜。   娇妻也相当的配合,时而娇憨浅笑,时而小鸟依人,充分满足我小人得志的卑劣心 理。么么么,这样的好媳妇不多亲两口怎么成?大街上这种明目张胆炫幸福的行为直接 导致的结果就是腰间软肉又被娇妻一把捏起,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转眼到了第三天,是回门的日子,我和嫣儿轮流开车去陆城,车上装着各种礼物。 两个半小时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   嫣儿家是农村的,确切的说是山村里的。还好这两年国家扶持老区建设,给修了水泥 路,所以倒也不像以前那么一路艰难险阻。   丈母娘和老丈人带着小姨子和小舅子都在村口等着呢。我从车上下来,和嫣儿一起上 前见礼。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看过照片,也打过电话,所以倒也不算十分陌生。   老两口都是老实人,不怎么会说话。小姨子含玫今年十五岁了,活脱脱就是含嫣的青 春靓丽版。小舅子敬轩只有十二岁,正是调皮捣蛋的时候,一张口就喊我姐夫,正当我心 花怒放之际他又来了句:“比大姐上次带来那个帅多了。”我知道他说的是海边照片上那 年轻人,嫣儿凤眼一瞪,小家伙立马缩回去岳父背后去了。   举办了一个简短的仪式,朴实的老丈人把女儿的交到了我手里。然后在入席之后不久, 老丈人就领着我们小两口挨桌敬酒,一口一杯,那叫一个实诚。看老丈人这个架势,我也 不能倒架啊,于是一路喊着嫣儿这边的七大姑八大姨,然后一口口的喝酒。嫣儿小声的提 醒我注意不要喝醉了,可是这大院子里起码有十几桌啊,不喝多了能成?   结果就是我最后敬完一个远房表舅之后真多了。还好我酒品很好,醉酒之后就是闷头 大睡。恍惚中含嫣和岳父把我驾到东厢房,扒了鞋子,盖了条被子,让我舒服的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十一月的午后阳光洒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让我醒来。迷迷糊糊的 听见有人说话,由于还是没缓过劲儿来,所以眼睛只能睁开一条缝,看见是含嫣的三婶和 四婶在说话。   四婶说:“这姑爷倒是很实诚,就是酒量差点,呵呵呵。长得也白白净净的挺斯文, 听说还是个省大的毕业生呢,家里父亲是他们县文化局的副局长,母亲是县一中退休的高 级教师,家庭条件好的很呢。”   三婶撇撇嘴,说:“按说我家含莹长得也不差啊,怎么没遇到这么一个好对象呢。也 不知道含嫣那丫头几世修来的福分,不过恐怕杜江不知道含嫣过去的事儿吧。如果知道了, 肯定不能跟她结婚。”   四婶看了看我,才说:“三嫂你就别提那些事了吧,那也都是村里人瞎说的。再说了, 即使那些事是真的,含嫣那也不是为了给大哥和大嫂治病嘛。虽然你跟大嫂往日有些不对付, 但是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不是?这要是真由你这传到姑爷耳朵里导致人家离婚了,也就不 合适了嘛。”   三婶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对,但是还是嘴硬的说:“怕什么,含嫣做得,难道我就说不得, 况且村里有人亲眼见过含嫣和那老流氓在一起。哎呀,行了,我知道了,我不说了就是了。“ 因为脑子不太清醒,加上大致明白好像是三婶和岳母过去有些小矛盾,所以我也没心情去探 究她们的话语中到底隐含着什么秘辛,觉得终归只是妇人间嚼舌而已。翻了个身,我又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脸上突然觉得很痒,我拨拉了几下,然后再度被骚扰。这回是真醒了, 一把抓住了捣鬼的人,原来是小舅子。原来他叫醒我是为了让我陪他玩。   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四点多了,亲戚们都走了,岳父带人去送还碗碟了——都是租的, 而娇妻陪着岳母去串门了。我起身洗了把脸,清醒了下,去车里拿出平板电脑,在正房堂屋 里带小舅子玩游戏,一会儿功夫,小姨子也被吸引过来,三个人一起出谋划策研究策略,玩 得不亦乐乎。   小舅子有点被宠坏了,所以挺独的,学会了怎么玩之后就把住了平板电脑不给他二姐玩。 看着小姑娘红艳艳的小嘴撅得老高,我笑着一把捏住两片嘴唇。小姑娘不依了,泪花都快出来 了,握着小拳头打我。我连忙逃开,却被一路追打,不想被追进了东厢房最里面的房里给堵住 了。一看逃不掉了,我只好转身往外冲,结果撞到了含玫,看着她身子往后倒,我条件反射似 的一把搂住了她。   小身躯应该是才发育,虽然隔着薄毛衣,但是仍然能感受到软软的感觉。   “都说小姨半个妻呢。“突然想起含嫣昨晚在我耳边调侃的话语,心中突然一阵悸动,搂 得更紧了,而且不自觉的用鼻子在她头发上嗅着。   “唔唔“或许是刚才小舅子给她委屈了,或许是刚才被我捉弄难过了,也或许是被撞疼了, 含玫的眼泪掉了下来。   “好了,宝贝玫玫,姐夫错了哈,姐夫给你赔罪。“我一边轻抚着她的头发,一边安慰她。 没想到这一安慰,小姑娘的哭泣愈发严重了。我赶忙换了策略:”好啦,宝贝玫玫,其实我带 了一台新的送给你呢,刚才那个就让敬轩去玩,总归不是他的。姐夫这就给你去拿,这个可是 你私人所有的哦,想玩多久都行呢。“   “真的吗?“小姑娘抬起梨花带雨的大眼睛看着我,一脸欣喜。   “当然是真的啊。我这就给你拿。“   说着我去后备箱把礼物都搬进房里,然后找出一台崭新的平板电脑交给小姨子。   “哇,姐夫真好。“小姑娘一下子就高兴了,转身就要跑去找小舅子炫耀。   “等等,也不感谢一下姐夫。“   “呃,刚才不是道谢了吗?“   “光有口头感谢有什么用,来点实际的。“   其实我的意思是给我捏捏肩膀捶捶腿啊之类的讨好一下我就行了,结果小姑娘站在那里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犹豫了很久,才快步上前,踮起脚在我的侧脸上轻啄了一口。   小嘴唇薄且柔软,虽然只是一触即分,还是让我内心激动不已,这简直是意外之喜啊。  “嗯,不错,不过用力太小了,我都没感受到。“我故意使坏,把脸侧着伸到她面前。   这下子含玫小脸红的像煮熟了的虾子,低着头不肯回复。等了一会儿,我笑着转过脸, 没想到此时她似乎是刚下了决心,闭着眼把小嘴伸了过来,没成想却直接和我的唇亲在了一 起。   我心中一荡,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住她,强行用舌头分开她的樱唇,探进了她的檀 口,和她的小丁香搅在一起。  小姑娘一开始似乎是吓坏了,没反应过来,但是后来的挣扎却是如此的无力,被我直 接归结为欲拒还迎。所以我得寸进尺,把她手里的平板放到床上,把她搂得紧紧的,一边 和她舌吻,一边隔着牛仔裤抚摸着她的小屁屁。   小姑娘逐渐被我勾起了情欲,鼻腔里发出“嗯嗯”的呻吟,小舌头被我勾到了我的嘴里 吮着,双手不知不觉间抱住了我。看着她情动的模样,我更加兴奋了,一只作怪的大手从牛 仔裤后面插了进去,触摸到了她的小内裤。   我的鸡巴也不禁硬挺起来,隔着牛仔裤顶着她的耻骨,不断的摩擦。估计是蹭到她的阴 蒂了,小姑娘的呻吟声更加淫靡了。我的右手在她的下面继续探索,逐渐到了内裤与屁股的 边缘。正当我兴奋的要摸到她的嫩肉时,突然听到小舅子大声喊道:“姐夫姐夫你快来看, 我过关了。”   玫玫一听之后,惊醒了过来,急忙从我怀里挣脱,红着小脸跑了出去,还好没忘了拿着 那台平板。我心中一阵失落,但是也有点庆幸,毕竟如果真的擦枪走火的话,要是被嫣儿知 道了就太让她伤心了。   整理了一下情绪,我走到堂屋,见小舅子正在和玫玫炫耀他的成果。玫玫得意的拿出了 新平板,点开游戏顾自玩了起来。小舅子一问才知道是我送他的,于是嫉妒的跑来找我要。   这时候嫣儿回来了,得知情况后训斥了小舅子一顿,说现在他是小孩子,不能给他这个, 等过几年长大了再说。看得出来嫣儿在家是很有地位的,小舅子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听从 了。然后当我去那堆礼物里找出一架遥控飞机的时候,小舅子立马一扫颓唐,开心的抱住, 大声喊着“姐夫万岁”,在我教会了他如何操作之后,就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急急忙忙的去找 小伙伴们炫耀去了。   晚饭的时候,又陪岳父喝了点,虽然不多,但是我中午醉酒的后遗症还没完全消失,所 以又有点头晕了。于是简单的洗漱过后,岳母安排我到东厢房休息。但是嫣儿却被叫到正房 西屋去睡了,原因是她来月经了,丈母娘怕我忍不住和她做爱,那样对女人的身体不好。   不过鉴于我微醉的状态,岳母安排玫玫和我睡在一间屋里,方便照顾我。我心中居然一 阵窃喜,估计是岳母还以为玫玫是小丫头片子所以无所谓呢。   东厢房的床挺大的,是岳父参照北方的土炕打造的,上面可以睡四五个人没问题。酒劲 上来了,我摇晃着身子,在嫣儿的帮助下脱得只剩秋衣秋裤,钻进了被窝。嫣儿在我脸上轻 吻了一口,然后出去了。 

(四)暗夜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会儿,感觉有人进来了,努力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了看,是玫玫。 她轻手轻脚的走到我旁边,轻声喊了我两声,我嗯的一声回应了,她问我要不要喝水。我说: “来一点吧,谢谢。”   小姑娘把水杯端过来,也许是有点烫,她坐在我旁边,轻轻的吹着气。此刻清醒了许多, 看着她细心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温暖,挣扎着坐起来,接过来说:“我来吧。”交接的过 程中,我们的手不免接触在一起,小姑娘突然小脸红了起来,可能是想到了我俩下午的亲密 接触吧。   喝了几口水,我把水杯放到床边,看她还在那里害羞,忍不住逗她道:“玫玫,天也不 早了,睡吧。要不要我来帮你脱衣服?”   玫玫恍如受惊的兔子,一下子逃到了一边,连声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然后她 除去鞋袜,熄了灯。等我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的时候,她已经钻进了被窝。   好在她的被窝就在我旁边,我慢慢的靠过去,把手缓缓探进去,摸到了她的胳膊。因为 穿着秋衣,所以没有肉感。   小姑娘身体一颤,想要逃脱。酒精麻醉了我的身体,却刺激了我的欲望,将我内心中深 藏和压抑的一些东西释放了出来。于是我又及时把另一只手伸过去,把她按住。小姑娘身子 在发抖,但是没有反抗的迹象。于是我得寸进尺,整个身子钻进了她的被窝,两个人都侧躺 着。   “不要,姐夫。”她轻声的拒绝着,却被我紧紧抱住,我的大嘴一下子覆在了她的樱唇 上,攫取着她口里的津液。   “嗯,嗯”小姑娘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不多时,竟然主动回吻起来。我心中高兴,一 边和她轻吻,一边把手从她的秋衣下面探了进去,摸到了她腰间细滑的嫩肉。   处女的幽香,刺激着我的雄性荷尔蒙旺盛的分泌,我的鸡巴顷刻间已是坚挺而立。我牵 了她的小手,她一碰到我的鸡巴,就像触电一般赶紧缩回去。我毫不气馁,又把她的小手儿 拉过来,这一回她没再拒绝,轻轻的握住,虽然隔着内裤和秋裤,但是那热度还是让她的呼 吸更加急促起来。   我的手已经游弋到了她的背后,解开了她的胸罩。胸前的两只小鸽子被我握住一只,她 鼻腔中“嗯”的一声,小舌头主动伸进我嘴里,调皮的游动着。我自然欣喜不已,热烈的回 应,直到她快喘不过气来才停手。   然后我又开始在她的脖颈、耳根等处舔吻,我的身体也已经压了上去。小姑娘承受着我 身体的重量,也承受着我带着热气的吻,还有我顶在她阴部的鸡巴。她闭着眼睛,轻声的呻 吟着。可能是怕别人听见,所以她的娇喘都很压抑,这种偷情的快感,却刺激的我情不自禁 的挺动着腰部,让我的鸡巴隔着几层布料,刺激着小姑娘未经人事的三角地带。   然后我又开始新的征程,把她的秋衣和胸罩一起撩起到乳房上面。口里含着一只,手里 把玩着一只,这对诱人犯罪的鸽乳带着处女的幽香,引得我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吮吸奶头的力 度。也许是由于还在发育的缘故,玫玫的奶子并不是很大,大概有B罩杯,但是坚挺,而且 有弹性,把玩起来真是乐趣无穷。   玩了一会儿,我的唇舌再度向下,沿着平坦光洁的小腹,像男人们最渴望的那片禁地前 进。她的秋裤和小内裤一起,被我扒到了膝盖,使得我的舌头顺利的抵达了那片桃源。“不 要,姐夫,那里脏,啊,哦,哦”玫玫的话语却刺激着我的进一步行动,她还不能确切地知 道她的春洞对于男人到底有怎样的吸引力。   小姑娘的阴部没有多少阴毛,稀稀拉拉的长在耻丘的上部,其余地方光洁一片,方便了 我舌头的舔弄。先是阴唇被我分别含住舔吮,然后是舌头抵在阴蒂上不断的拨弄,使它变得 挺立起来,然后再用嘴唇吸吮。接着我舔到了她的阴门,把舌头探进了桃源春洞。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我兴奋的把舌尖深深的刺入,刺激着里面的褶皱。 花蜜不可抑止的分泌着,流进了我的嘴里,带着处女的芬芳。小姑娘的腿紧紧的夹着我的头, 双手揪着我的头发,嘴里发出醉人的低吟。   我加快了舌头进出的频率,刺进去之后还用舌尖四处转圈,出来的时候再刺激一会儿阴 蒂。小姑娘的呼吸更加急促了,我发现之后就用双手用力的抱着她的小肥圆屁股,舌尖死死 的抵住了那颗花生米,嘴唇也用力吸着。不多时,小姑娘屁股一抖,她高潮了。热液汩汩的 流进我的嘴里,被我大口的吞咽下去,仿佛世间无上的美味。   我起身上去,趴在小姑娘酥软的身子上,感受着她高潮后的娇喘和无论。过了好一会儿, 她才回复过来,感受到我在看着她,禁不住羞涩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我兽性大发,把她的小脸捧住,再度狂吻起来。她热烈的回应我,小舌头和我搅在一起, 交换着津液。良久,唇分,我轻声问她:“宝贝玫玫,刚才舒服吗?”   她“嗯”了一声,就又把头转了过去。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想来是羞不可耐了。 我把秋裤和内裤褪下,把我的鸡巴解放出来,它早就忍耐不住了,龟头已经分泌出了前列腺 液,和她的阴部接触的时候,感觉滑滑的。   我调整了一下姿势,鸡巴缓缓的刺进洞去。她似乎很紧张,身子都有点发颤了。龟头挤 了进去,但是当我顶住了她的那层薄膜的时候,她喊疼的声音让我清醒了。   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居然这么对待我的小姨子,还差点夺去她的处女之身,以后她的男 人可能会因为这个轻视她的。而且,如果刚才刺穿了那层阻碍,势必会留下血迹,到时候被 岳母和嫣儿发现了,我怎么去面对她们。   小姑娘见我不动了,反而动了动屁股,放佛在催促我。我明白她的意思,但是我不打算 再进一步了。于是我缓缓的抽插着,每次顶到一定深度就抽出来,龟头享受着这种刺激,扑 棱棱的坚硬无比。   这种程度的肏屄,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所以她又开始轻吟了。但是我却比较累,因 为总得控制力度。故而玩了一会儿,我就抽出了鸡巴,把她浑圆的玉腿并紧,鸡巴刺进了阴 部和双腿挤压形成的那个缝隙里。   她的淫水和我的前列腺液充分的润滑着这片区域,龟头的上方可以接触到她的阴唇,其 余的方位则被玉腿光滑的肌肤刺激着。所以这种姿势别有一番风味。   玩了一会儿,她的性欲也被刺激起来,呻吟声逐渐大了起来。我也充分享受着她的美肉, 胸前那对小兔子被我不断的玩弄,乳头早就坚硬挺立了。   良久,我有点累了,这才起身。却突然想起来,还没享受过她的口交呢。于是我侧躺着, 面对着她,一只手还舍不得放开她的乳房。“舒服吗?”我问她。   “嗯,这种感觉好奇妙啊。”小姑娘回答到。   “呵呵,姐夫也很舒服呢。不过,我的鸡巴还是没射啊,这样对身体有点不好。”   “啊?那怎么办啊?要不然,姐夫还是插进来吧,我忍一忍就好了。”小姑娘明显很关心 我啊。   我说:“那样会让你疼的,我舍不得。要不然这样,你帮我用嘴吸吸吧。”   小姑娘说:“啊?那里是尿尿的地方啊。”   我进一步引诱:“刚才我也给你添了啊,因为我喜欢玫玫,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所以不在 乎你那地方是不是尿尿的。你喜欢我吗?愿意让我舒服吗?”   小姑娘于是下了决心:“嗯,我也喜欢姐夫。可是我不会,你要教我哦。”   我自然是赶紧应允了。然后我坐起来,她跪在我的身前,低头下去,用小嘴一口含住了我 的龟头。还真是樱桃小口,一下子被我的鸡巴塞得满满的。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嘶,好爽,宝贝,我好喜欢你。吮吸,对,就这样,真是聪明的小姑娘。”我一边享受 着她的唇舌伺候,一边调教,双手不忘在她的身上爱抚着。   她学的很快,一会儿之后就懂得如何避免了牙齿对鸡巴的刮擦,时而用舌头在我的龟头打 转,时而舌尖舔弄我的马眼,时而吮着我的鸡巴杆子,时而把龟头深深的埋进喉咙。   虽然动作还不免生涩,但是她那种全心投入的态度真是令人陶醉。在我的赞美声里,她越 发的卖力。最后,她一边狂吸着龟头,一边用小手撸着我的鸡巴杆子,另一只小手还揉着我的 蛋蛋。   揉着她小巧的奶子,我享受着人间最美的滋味,在多重刺激之下,终于把精液射进了她的 小嘴里。由于她没有经验,所以没法提前发觉,一些精液不免进了喉咙。可能是发觉没有想象 中难吃,于是她用陆陆续续的把其余的精液都吞咽了。随后在我的指挥下,又用小嘴把我的鸡 巴清理干净,这才漱了口,钻进被窝,偎在我的怀里。   我爱抚着她的美背,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她问我:“舒服吗?”   “嗯,玫玫太棒了,姐夫好喜欢你。”说着我在她的小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她哼哼了两下,然后说:“姐夫,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嘛?”   “好啊,什么事?”我捏住了她一只乳头,轻捻着。   “如果以后你发现姐姐惹你生气了,或者你发觉她做错了事,你原谅她一次好吗?”   “我会的。“因为我爱她,我决不会放弃她。我在心里补充说。   “嗯,姐夫真好。如果你做到了,玫玫把屄屄和屁眼的第一次都给你。“   “咳咳咳,小丫头,跟谁学的这些乱起八糟的啊?“   “嘻嘻,不告诉你。“   “嗬,还学会吊人胃口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呵呵呵,姐夫饶了人家吧,搞得人家好痒啊。“   “看你以后还调皮不?“  “呵呵呵,不敢了,以后玫玫乖乖听姐夫的话,姐夫让我亲嘴就亲嘴,让我吃鸡巴就 吃鸡巴。啊,姐夫,你又硬了,顶到人家了。”   “呃,小妖精,谁让你诱惑我来着。”   “姐夫,不要了,人家小嘴还酸着呢。明天我再给你嘬吧。”   “嗯,来,姐夫抱着。晚安,小妖精。”   “晚安,大鸡巴。”   “。。。。。。”     

(待续)

也许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