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刊登【Telegram】账号: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都市言情 » 钻石欲火

钻石欲火

更新时间: 2020-06-27 17:21:21


夏日炎炎,骄阳如火,下午一时正,有一艘游艇驶向离岛那边,船上有七个女人,都是曲线美妙的,最年轻那 一个女人有十六岁,最年长的一个,恐怕是她的母亲了,不过三十五岁。 她们在游艇上面吃吃喝喝,还有四个人凑成一台麻雀,玩得十分开心。也许是新潮派的作风吧﹗她们并没有像 别的妇女那样互相称唿,说是某太太,彼此祗是叫唤对方的名字,比较亲热。 曲线最丰满的是燕妮,她以前是个脱衣舞娘,曾经远征东南亚各地,到了二十上岁时,她就急急忙忙的找归宿, 跟一个中年人结婚。也许是她对性生活是永不能得到满足的影响,她一边搓麻雀一边交谈,仍然在谈话裹面不停的 谈到男人。 她偶然摸到一只「二索」,吃吃地窃笑,跟左边的玉庄打趣,说道:「你的先生有那么挺吗﹖」 玉庄是典型的小主妇,听了脸上一红,不知道怎样同答这句话才好。 另外一个少妇,叫做小花,坐在她的对家,一时高兴,替她回答:「我敢打睹说他没有那么直。」 剩下来的一个雀局脚友,叫安娜,本来是中国妇女,却改了外国女人的名字,原因是她一家人都沾染了洋化的 气质,至于她的脸孔,大眼高鼻,不折不扣的充满了西方女性美。 还有三个小姐,俱是玉女型,她们欢喜说笑、燕妮的女儿小燕隅然抓住一个望远镜向波浪汹涌的海面远眺,发 觉一艘电船快速的驶过来,站在船头的一个人,满脸肌肉,又横又直!是个浓胡子,吃惊地说:「妈,有一艘电船 追上来!」 「你怎样知道它是追我们的,不要多嘴。」燕妮向她责骂了一句。 小燕不服气!说:「站在船头的一个人,很像三国演义里面写的张飞,他嘴上的胡子又黑又密,跟野草一样, 我真的担心他是海贼。」 燕妮听了,再骂一句:「胡说,这个地方怎会出现海贼?」 她说完了这一句,继续洗牌。 不过短短的两三分钟,小燕说的一艘电船就以拦江劫美的姿态挡住去路,那个浓胡子人汉竟然用播音筒大声说 话,口称是海上巡逻队!喝令轮机室的大偈停航。 有一个青年握看手提机关枪,对准她们。大偈陈苏不想吃眼前亏,不管对方是警探抑或海贼,停航再算, 就是这样!火钻石号游艇给浓胡子胡霸这帮人掳劫,连人带艇劫到剑鱼岛,把船上的人分男女两堆,囚禁在一 间巨型别墅的地窟里面,然后逐个审问。 最倒霉的是安娜,地精采的龙虎斗,坐在二索上面,套上套落,胡霸渐觉不支,终于他大叫一声,有如喷泉般 直喷出来,随即泄了气。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论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 胡霸脸有愧色,说道:「你真是了不起。」 她听了这句话,黯然说:「我不是这样容易上手的,不过为了小燕的幸福,自愿送给你享受吧了,一个男人即 使是铜皮铁骨,他的体力仍是有限度的,希望你获得了满足后,暂时放过她。」 燕妮说得很是蜿转,论理他应该听得进耳!可是,他听了却苦笑一下,说:「我虽然是个首领,可是,我的权 力祗限于战斗方面!指挥那些健儿冲锋陷阵,叫他们死无怨言,要是说到男女间的事情「那又另富别论了,如果他 们冲动起来,我末必有办法保护你的女儿。现时我想你看一看另外一些精采镜头,看过了,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话 并非浮浮泛泛。」 说过了,他就跳下床来,燕妮也曜下。 稍停,他就将她带到那个大堂的一角,该处有一幅国画悬挂,写的是古代美女,平平无奇,可是,将那幅画卷 起来,立刻有一个奇异的景像出现,原来罈它遮住的地方,正是一块镜。 那种镜和普也的照身人镜相差不远,奇就奇在它是浅黑色的,透过了它,司以看到紧贴在那堵墙另外一个房间 裹面一切活勤。她眼中所见的东西有如三文治,中间的一个女人并非别人,正是一度给胡霸任意摧残的校花安娜。 安娜好像双成另外一种东西,不是活人,而是死物,任由别人摆布,她被逼采用翻天覆地的姿势俯卧在一个健 男的身上,却又翘起香臀,给另外一人享受。 换句话说,她同时给两个人享爱,一个躺着,另外一个站着,他俩一起一伏,互相唿应,安娜是一个处女,竟 热在胡霸摧残之后还受到这种虐待,她的痛苦可想而知,无怪她闭上跟睛,将自己看做另一个人,从人变成机器。 燕妮是过来人,这种花式她也被迫尝试过,心知肚明,女性的一方面必燃是亳无快感的,不自觉的叹息了一声。

 胡霸就在燕妮的身边,指点给她欣赏,说:「燕妮,这块镜子是特制的,从另外一个房间看来,的确是一块照 身镜,可以利用它去看清楚身上各处,奇就奇在这里,从我的这边看,却可以透过它偷窥那个房间的一切,对方却 毫不知情。」 说到这里,他就将话题落在另一方面,很郑重的说:「燕妮,现时你大概明白了,我不过吩咐那些人将安娜带 走!送回地窖,他们却将她这样摧残,要是他们不肯听从我的命命,那是没法可想的,我决不会因为保护一个少女 就将他们枪杀。」 听他的语气,小燕难免遭受到那种难以形客的遭遇了,燕妮想到这一点,不自觉的失声痛哭起来。 突然之间,燕妮想起了一件事情,怯怯的说:「玉庄呢?她最怕男人,是否给你的健儿轮流施暴,以致一命呜 唿﹖」 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燕妮,请你放心,我们虽然是色狼,却不是杀人如草的刽子手!」 他说得兴奋,很客气的说:「燕妮,请你走到这一边!看看你的朋友玉庄。」 在大堂里面靠近门口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幅画悬挂,一边悬挂着国画,另外一边悬挂看西洋画,阔度仅有两三 尺,照情形来看,它的作用恐怕比不上悬挂起来的国画那么大,可是,他知认为它更加有劲,走到那边,伸手一拉, 就将那幅昼连同镜架以及绳几一起拉脱,跟者,燕妮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所掩蔽的是甚么东西。 真是奇怪了,给它遮掩住的东西卸是一个保险箱。他走近了,用手去将它凸出来的一个细小转盘上面的号码数 字动了一下,转盘目动移开,立刻看见它下面露出一块镜,如同摄影机的镜头,所差异的是这一点,普通摄影机的 境头是用来拍照的,那个保险箱的镜头却是用来偷窥的,不但这样,它还可以调整距离,使它变成望远镜,可以看 到很远,兼且可以使之放大,织毫毕现。 利用这种东西去窥探邻室的秘密,再巧妙也没有了。 有些人不但是喜欢在自己的身上找寻高度的享受,还喜欢看别人怎样去一个女人的身上享乐,原因是他自行动 手,不过是一会就泄了气。 可是,欣赏别人辣手摧花,却像看电影,可以连续欣赏几个钟头。 大概,胡霸就是这种人了,他把睑孔凑近那个细小的镜头,向那边窥望,看得津津有味,不忍释手,稍停,然 后把脸孔掉向她那边,说道:「燕妮,安娜以一敌二,已觉有趣,玉庄比她更妙,居然一个娇躯同时献给三个人享 受,真是妙不可言,你还是自行欣赏吧。」 他说过了这些,便即松手,闪过一边,让她填补那个位置!站看偷窥,燕妮的好奇心油然而生,立刻过去,把 眼睛凑近它,同外窥探。她只是勿匆忙忙的望了一眼,已经吃惊到说不出话来,原因是玉庄脱个清光,好像一尾鱼 搁在沙滩上面,仰卧在两条腿之上,玉户洞开,另有一个人站看蛮干。她的处境跟安娜相似,因为安娜俯卧,她仰 卧,她身上有些甚历呢﹖比较安娜更加多得清清楚楚。 没有看过她卸尽罗衣的时候,燕妮实在想不到她下边那么饱涨的,身型细小,该处特别饱涨,真是养眼! 这不算奇,更奇的是「第三者」,他竟然站在地的头部之外那一处,双手放在她的酥胸上面,「又扭又捏」正 如胡霸所述,她只得一个娇躯,知分别给三个男人享受! 玉庄是个贤淑端庄的小妇人,即使是丈夫需要她安慰的那一晚!仍要问长问短,笑脸相迎,希望她将那种享受 赐给她,她不高兴的时候,他吻也不敢吻她,这时她竟然在胡霸任意侮弄之后,再又变成三又治,同时给三个男人 摧残,恐怕她内心的痛苦比较肉体上所受的痛苦还大,无怪她下边一阵阵发抖了,奇怪的是她为甚么不会痛苦到昏 迷不醒。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燕妮即想即问:「玉庄整个给人干掉了,你不但摧残她的身体,还摧残她的灵魂!照理她应该是晕了又晕的, 为甚么她仍是抖个不停呢﹖」 胡霸听了,说:「燕妮,如果我不说穿这种秘密,恐怕你永远猜不透。你以为她不会剌激到昏迷不醒吗?请你 看清楚站在她面前的一个人,你就恍然大悟了,他已准备嗅盐,她刚刚晕倒,他就把嗅盐那个小瓶送到她的鼻孔, 使她嗅吸它,自行苏醒,照我想来,她躺在那里恐怕已经晕过六七次了﹗」 听了这些话,燕妮不觉毛骨悚热。她不想再看了,可是,他不依她,一定要她看,还把转盘上高的号码扭动, 使那个境头从望远镜的形式变成放大镜,叫她欣赏玉庄身上那三处特别饱满的东西,她逼于再看一次。 她先看到玉庄的两个肉弹,她记得起玉庄穿了衣裳的时候;那双肉弹决不会是如此凸起的,更不会如此饱涨, 不禁微微吃惊,继而看到玉庄的乳蕾,竟然发大得好像由外边加上去,正式锦上添花,忍不住说了一句:「她给这 家伙捏得太过厉害了!」 胡霸听了又再纵然狂笑说:「你以为那两颗樱桃是惶到发涨吗﹖我叫他们把一些辣椒油倒下去,然后动手去捏, 一边捏一边加油,她的乳蒂才会得这样大。 至于下边,我没有叫他们倒油了,因为那些人喜欢干了一会,吻一吻,太过辣就会使自己的舌头发痛,弄巧反 拙。」 

(未完)

也许你喜欢